时隔两年再谋上市 红星美羚产能过剩问题待解

时间:2020年06月15日    信息来源:北京商报 【字体:


 
  新三板退市两年后,国产“羊奶第一股”红星美羚再谋上市。6月11日,红星美羚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称,红星美羚希望通过上市丰富融资渠道,提高知名度和吸引人才,实现公司可持续发展。日前,红星美羚发布招股书显示,计划投入1.6亿元用于扩大产能,并将重心转向婴幼儿配方羊奶粉,冲击A股创业板。业内人士认为,A股上市有助于红星美羚获得更多融资,不过,由于存在营收低、增长缓慢、产能过剩、存货周转率低等问题,红星美羚再次上市有一定难度。

  谋A股创业板
  招股书显示,红星美羚拟发行不超过2130万股,主要用于扩大生产、繁育基地和品牌建设,并希望优化资源进行行业横向整合。在计划募资的3.14亿元中,1.6亿元将用于建设奶山羊产业化二期项目,该项目包括1个进口自动化联合生产车间,2条羊奶粉生产线和9条包装线。
  资料显示,红星美羚是一家以羊乳粉为主的羊乳制品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乳企,产品包括婴幼儿配方乳粉、儿童及成人乳粉等。婴幼儿配方羊奶粉品牌包括羚恩贝贝、富羊羊、德瑞兰帝。
  值得关注的是,作为国内首家羊奶上市公司,红星美羚早在2015年8月就曾登陆新三板挂牌。红星美羚董事长王宝印彼时表示,乳品的产业链较长,为了做大做强,必须要有资本投入,新三板是一个非常好的融资平台,同时对于快消品企业而言,也可以进一步提升品牌效应。
  然而,2018年4月,红星美羚正式从新三板摘牌。直到2019年6月,红星美羚才递交创业板IPO申请材料。
  在香颂资本董事沈萌看来,缺少发展资金,可能是促使红星美羚再次谋求上市的重要原因,而新三板流动性较弱,融资功能不足,致使红星美羚不得不转板、冲刺A股。
  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红星美羚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7339.27万元、-6026.38万元及5607.46万元。与此同时,红星美羚负债在逐年增长。2017-2019年,红星美羚负债分别是9647.78万元、1.49亿元、2.2亿元;资产负债率分别是25.62%、33.88%、39.73%,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分别约为1.07亿元、3813.98万元、4081.42万元。

  产能过剩加剧
  “2017年开始,红星美羚就存在产能过剩的问题,募资扩产只会加剧产能过剩,从而造成社会资源浪费。”乳业专家宋亮认为。
  数据显示,红星美羚在2017-2019年的乳粉产量分别为3973.81吨、3399.09吨和3199.7吨,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1.99%、78.68%和74.07%;产品销量也处于下滑状态,由2017年的3717.11吨下滑至2019年的3091.03吨。
  新厂投建后,红星美羚新增1万吨奶粉产能,将是现有产能的2倍多。招股书显示,红星美羚此次募资将用于奶山羊产业化二期建设、永庆奶山羊养殖园区建设、营销网络建设以及补充流动资金等项目。其中,红星美羚奶山羊产业化二期建设项目产品为羊乳粉,包含婴幼儿配方羊乳粉和调制羊乳粉,设计产能分别为6666.67吨/年和3333.33吨/年。
  在产能利用率下滑的同时,红星美羚还面临存货较大且存货周转率较低的风险。2017-2019年,其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5319.13万元、1.30亿元和1.76亿元,同期存货周转率分别为2.65、2.32和1.38,周转水平较低。
  对于红星美羚在产能已经过剩的情况下继续加码产能,宋亮表示“不能理解”,并认为,“在整个陕西羊奶粉的产能过剩的情况下,红星美羚完全可以对该地区工厂进行存量整合,而不是去新建产能。”
  对于加码产能的原因,红星美羚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近年来,国家奶业振兴战略的实施、消费者对羊乳制品的认可度提高以及我国二孩政策的出台等,都促进了羊乳制品市场需求的快速增长,此次募投项目的建设满足了公司丰富产品结构、增加产品品类、扩大生产规模的要求,也顺应了消费者对羊乳制品日益增长的需求,为公司实现跨越式发展奠定基础。

  押注婴配羊奶粉
  值得一提的是,此番冲击创业板上市,红星美羚对旗下业务也进行了调整,重心进一步向婴幼儿配方羊奶粉倾斜。数据显示,2019年红星美羚销售婴幼儿配方奶粉1730.9吨,同比增56%。
  不过,业内人士对于红星美羚大手笔加码婴幼儿配方羊奶粉业务并不看好。“由于对大经销商依存度过高,一旦大经销商有变动,红星美羚业绩很难不‘变脸’。”宋亮说。
  招股说明书显示,红星美羚采取经销为主、直销为辅的销售模式。近三年来,经销收入占红星美羚整体收入的90%以上。2016-2018年,红星美羚向前五名客户合计销售的金额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3.08%、35.86%和44.36%。
  对此,红星美羚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较高,如果未来公司的重要客户发生流失或需求变动,将对公司的收入和利润水平产生较大影响。
  “羊奶粉作为差异化产品,已有越来越多的品牌进入,红星美羚很难在百亿规模的羊奶市场分羹。”宋亮进一步分析。
  事实上,除了红星美羚,传统羊乳制品生产企业还有百跃乳业、和氏乳业等。此外,蒙牛、飞鹤、澳优等大型乳制品加工企业以及外资品牌均在发力这一领域。据不完全统计,在市场上销售的婴幼儿配方羊奶粉品牌数已超过百个。
  对比目前中国羊奶粉市场处于领先地位的佳贝艾特,红星美羚营收规模仅为其九分之一。数据显示,2019年,佳贝艾特的收入已达28.56亿元。同期,红星美羚的营收为3.4亿元。
  “蒙牛、伊利等大型乳企进入羊奶行业,不仅说明该行业已被市场认可,也表明羊奶粉未来会有良好的市场前景。”红星美羚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说,奶山羊的养殖有一定的区域限制条件,对大型乳企而言,羊奶粉行业上游产业需较长时间的培育和发展,才能具有一定规模,作为国内为数不多的专业奶山羊全产业链经营企业,红星美羚仍会拥有几年快速发展的机会。
  快消新零售专家鲍跃忠认为,红星美羚以羊奶粉品类为切入点打造品牌调性,也是一个营销选择,但仅依靠单一产品,红星美羚想要在整个奶粉品类中占据更大市场份额,从现在来看,恐怕不太现实。北京商报记者 钱瑜 王晓(图片来源:红星美羚官网)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信息来源:XXX(非本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最新专题

欧博手机app下载【官网】